身穿Fnatic队服,背后写着Caps Dad,一位来自丹麦的老父亲看着儿子在台上比赛。

 

战胜100T的那一瞬间,他和老伴高举应援棒欢呼。和对手握手之后,统治整场比赛的中单选手Caps向着爸妈的座位挥了挥手,接着和队友一同向全场鞠躬致意。

 

也许在传统体育的世界,这样的景象曾经出现过许多次——像是热爱足球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打进人生之中的第一粒进球。然而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电子竞技领域,仍然是那样的让人感动。

 

这位父亲名叫Mike,他和自己的妻子不远千里从丹麦来到釜山,只为了在最近距离看到儿子比赛时候的样子。

 

赛后,当Mike得知来自中国的媒体即将采访自己时,他笑着说:“今年MSI的时候Fnatic在半决赛输给过RNG一次,我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再遇见,和RNG,和Uzi再战一回。”

 

很开心能够遇见这么懂比赛,懂电竞,懂游戏的父亲。同时从他的话语之中,我们也不难窥见Caps这样一位在欧洲炽手可热的中单明星的成长之路。

 

 

PentaQ:儿子刚刚赢下了比赛,作为父亲,你有怎样的感觉?

Mike:很自豪。尤其是我们这一次长途跋涉而来,看到他们的胜利感觉太好了。

 

 

PentaQ:那么,两位是什么时候到达韩国的呢?

Mike:我们飞了9个小时飞机到北京,然后等了四个小时转机,最后再飞韩国——总计大概20小时,花了很多很多时间。这是我们第一次到亚洲,去年我们本来考虑来中国,但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规划行程就没有去成。

 

 

PentaQ:韩国这个国家给了你们怎样的感觉?

Mike:我很喜欢。城市的话,我们只到过釜山,去过了沙滩,之后我们还想去山上看看寺庙,以及看看老城区——这些都是有亚洲文化的地方。

 

 

PentaQ:准备在这里呆多久?

Mike:我们买了之后的门票,希望FNC小组出线,走更远,遇见Uzi。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去仁川。

 

 

PentaQ:看了刚才的比赛,今年的Fnatic确实很强啊。

Mike:去年他们有很强的个人能力,但是还很年轻,经验不足。今年他们合作紧密,然后效果也很好。

 

 

PentaQ:我们知道您不是第一次看儿子比赛了,这次来观赛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?

Mike:我的期待更高了,但是我更放松了。我相信他们,不过我的期待也相应地增加了。去年他们前四局全输,但还是进入了八强赛。今年我希望他们一直赢,但是你知道的,你无法期待一直队伍就这么一直赢下去,所以我还是有点紧张。

 

 

PentaQ:作为父亲,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的儿子有如此之高的游戏天赋呢?

Mike:我们还有三个比他大的孩子,一个女儿两个儿子。

其中两个男孩喜欢游戏——他们玩不同的游戏,老三喜欢Dota2,他的ID是Ryze,2016年他还来中国打过比赛。他比Caps大10岁,是个职业选手。

Caps从小就坐在哥哥的膝盖上,看哥哥打Dota,打星际,他们彼此交流。然后2014-2015年,他去上了高中,我们希望他不要玩那么多游戏了,但是当时有一个比赛在挪威,我们说好吧,去参加这个比赛。

到了赛场我们发现,电子竞技就像足球一样,这些年轻人们紧密地合作,表现的非常严肃,我们看到了屏幕后的另一面。在那之后,我们允许Caps继续玩游戏,只要他有这个天赋——他也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家里唯一一个有两份工作的人,一份学习,一份游戏。

之后,Caps又去了另一场比赛,又一次展示了自己的实力。他拥有了一次晋级LCS的资格,于是去了柏林,但是最后他们并没有成功,他非常失落。此后他被邀请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,加入Dark Passage,为前往世界赛而战。最开始我是拒绝的,但最后我们还是去了,我觉得只需要一周他们就会被淘汰,我们就能回家,但是我们用了一个月,而Caps也赢了土耳其冠军。原本可以去打世界赛的,然而Caps还有高中要上,而且我女儿刚生了孩子,所以我们还是回家了。

但那时候我知道,他确实喜欢电竞。我开始允许他试一试——如果一个孩子喜欢足球,喜欢梅西,家长都会允许他试一试。后来我开始了解,其实这和足球一样。

再然后,他就去了FNC。学校给了他两年时间,他需要在今年11月回去读书。但是我看很难实现了,他的职业生涯应该要持续比这两年更久。

 

 

PentaQ:所以,你依然希望他能够回去继续念书吗?

Mike:是的,但是他的天赋存在于当下,他的生活也在当下,我觉得大学可以等一等。

 

 

PentaQ:描述一下Caps的性格,以及,他性格之中的哪一点让他成为了如此优秀的选手?

Mike:很难说,因为人的性格通常很复杂。但是一定要说的话,Caps很坚持,只要是他想做到的事情,他都会坚定不移地去做。同时,他也不失奉献精神,因为有些人的坚持会限于刚愎自用,而他依然会为团队考虑。

 

 

PentaQ:在亚洲,家长们普遍不看好电子游戏,那么,你怎么看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?

Mike:要知道,我也做了几十年家长了。

当我很年轻的时候,我需要工作,没什么时间。电子游戏是看着屏幕玩,我从学校听说了花费大量时间玩游戏是多么值得警惕的事情,我也同意这些。

但是我觉得,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是不一样的。电子竞技像是足球或者下棋,需要团队合作,需要思考布局,这让你思路开阔,而不是变得更加狭窄。

所以,如果你10年前问我这个问题,我会对此感觉焦虑。

而如果是5年前,你可以和我讨论这个问题。当我在学校和其他家长交流的时候,一位母亲让我很惊讶,她对我说别担心,不用担心,电竞是没有问题的。我表示同意,但依然很惊讶会有一位母亲对我说这些。她有一些观点很正确。

而现在,我完全同意这种说法。

 

 

PentaQ:最后,还有什么想对Caps说的吗?

Mike:我们相信他。在丹麦,他的家人、同学、朋友都相信他,他应该一直走下去,因为赢家会一直前进,他会感觉到爱的力量。

 

采访:丹尼二狗

图:十三

翻译:星吟、柯士甸

 

 

打赏名单